<dl id="rtil1"></dl>
<div id="rtil1"></div>

    <dl id="rtil1"><ins id="rtil1"><thead id="rtil1"></thead></ins></dl>
    <div id="rtil1"><tr id="rtil1"><object id="rtil1"></object></tr></div>
      <div id="rtil1"></div>
      <div id="rtil1"></div>
        <em id="rtil1"></em>
        <sup id="rtil1"><ins id="rtil1"></ins></sup>

        <progress id="rtil1"></progress>

          <dl id="rtil1"></dl><dl id="rtil1"></dl><progress id="rtil1"><tr id="rtil1"><object id="rtil1"></object></tr></progress><em id="rtil1"></em>
          <span id="rtil1"><address id="rtil1"></address></span>

            <div id="rtil1"></div>
            <em id="rtil1"></em>

            用戶名:

            密碼:

            驗證碼:

            當前位置:新媒動態 > 新聞資訊 > 國內新聞 >

            【津云調查】天津一連鎖教育中心“跑路” 家長心里涼涼:錢去哪兒退?

            2018-09-12 18:03 記者觀察網 點擊次數 :

              天津北方網訊:交了錢課還沒上完,教育中心就“跑路”了。這家名叫“樂童快樂成長教育中心”的機構讓很快孩子快樂不起來。津云記者調查發現,這家教育中心曾因為無照經營被處罰,雖然事后補辦了證照,但如今欠了一屁股債還被市場監管部門“拉黑”。

              錢交了課沒完學校跑路

              日前,家住靜海區的張女士向津云新聞記者反映,她在一家名為“樂童快樂成長教育中心”(以下簡稱“教育中心”)的機構給孩子辦了舞蹈課會員卡,卡里的錢還沒用完,這家所謂的教育中心就跑路了。

              11日上午,津云新聞記者來到位于靜海區東方紅路富達小區底商的教育中心。根據張女士的指引,記者從一家火鍋店大門的電梯上到4樓,電梯門打開后就是教育中心大廳。大廳墻壁上還掛著“全國音樂考級定點機構”“全國美術考級定點機構”“全國舞蹈考級定點機構”的牌子。墻壁上同樣還掛著十幾張孩子們的照片。

              整個教育中心空無一人,書法教室的部分設施還沒有拆除。在一張課桌上,津云新聞記者發現一張跆拳道大班上課簽到表,簽到表上有10個名字,課程每周一次,簽到日子截止到5月26日。

              張女士告訴記者,當初他給孩子報名舞蹈班,繳納了上千元。今年4月之前,孩子每周堅持來上課,后來就偶爾來一次。沒想到7月份再來時發現教育中心已經關門了。

              不止舞蹈課還有淘氣堡

              張女士稱,在2樓還有這家教育中心開辦的淘氣堡,如今也關門了。津云新聞記者從一家孕嬰童連鎖專賣店進入曾經的淘氣堡大廳。淘氣堡大廳和孕嬰童專賣店連在一起,各使用一半的空間。不過通往淘氣堡區域的大門已經關閉。門上張貼的一張通知顯示,淘氣堡設備維修三個月,還留下兩個電話號碼。津云新聞記者撥打過去發現,兩部電話均無法打通。

              市民王女士曾經在這家淘氣堡購買過500元的會員卡,如今里面至少還有一半的金額沒有使用。王女士告訴津云新聞記者,2017年底這家淘氣堡挺火的。2018年2月份,來玩的孩子開始逐漸減少。后來淘氣堡還增設了小火車、娃娃機等設備,但經營效果未見好轉。后來淘氣堡里的設備有損壞的,但很長時間也沒修理,而且衛生條件越來越差。

              拖累“鄰居” 拖欠一年排污費

              和淘氣堡相鄰的孕嬰童專賣店也受到了影響。據孕嬰童專賣店的工作人員介紹,今年5月份淘氣堡的工作人員稱要維修改造,當時說工期為3個月,可如今遲遲沒有開門。里面的設備也沒有完全拆除。

              由于孕嬰童專賣店和淘氣堡共用二樓空間,很多被淘氣堡“坑”的客戶紛紛找到孕嬰童專賣店,以為淘氣堡是孕嬰童專賣店開設的。孕嬰童專賣店的工作人員沒少費口舌去解釋。

              津云新聞記者找到了教育中心所在的富達小區物業,物業負責人表示,這家教育中心所租的房子產權屬于開發商,物業只是按年收取教育中心的排污費。至今,教育中心還拖欠著1000多元的排污費。物業負責人找過多次,教育中心以各種理由拖欠,如今再找人根本找不到了。

              津云新聞記者試圖通過物業聯系富達小區開發商,但對方婉拒了記者的要求。

              市場監管:曾處罰過 已將企業“拉黑”

              津云新聞記者從屬地市場和質量監督管理部門了解到,“樂童快樂成長教育中心”開設于2016年左右,當初在靜海區開辦時沒有營業執照,為此市場和質量監督管理部門對教育中心進行了處罰。事后,教育中心辦理了相關的證照。

              今年6月份,多位市民投訴教育中心在未通知也未退費的情況下關門“跑路”。屬地市場和質量監督管理部門多次上門調查,并試圖聯系企業法人代表,甚至專門發函給企業,但始終沒有得到回復。如今,屬地市場和質量監督管理部門已經將該企業列入經營異常名錄。企業法人代表的個人征信將會受到影響。

              津云記者調查發現,注冊地址為靜海區東方紅路富達小區的教育中心全稱為樂童快樂成長(天津)教育咨詢有限公司靜海分公司(以下簡稱“樂童靜海分公司”),負責人邢某某,公司成立日期為2016年9月9日。目前,這家公司已經被列入經營異常名錄。邢某某還是樂童武清分公司和樂童薊縣分公司的負責人,這兩家公司同樣被列入經營異常名錄。一起被列入經營異常名錄的還有樂童塘沽分公司和樂童快樂成長(天津)教育咨詢有限公司。

              部分培訓課退款 淘氣堡一分沒退

              津云新聞記者調查了解到,有多位在“樂童快樂成長教育中心”被“坑”的客戶前往公安靜海分局東城派出所報案。

              津云新聞記者來到了該派出所。據辦案民警介紹,接警后,民警多次進行了走訪調查,聯系上了曾經在“樂童快樂成長教育中心”任職的工作人員和會計,事后通過他們拿到了一份在教育中心繳費上舞蹈、跆拳道等培訓課的名單,涉及到的繳費后未完成消費的人員50人左右。

              民警通過做工作,目前給一半的顧客進行了退費,但退費也只是退還了一部分。如今,民警和幾名曾在“樂童快樂成長教育中心”工作的人員已經無法取得聯系。教育中心的負責人一直未現身。據民警介紹,涉及淘氣堡的費用,至今沒有聽說有退費的情況。

              目前,涉及“樂童快樂成長教育中心”的情況只是屬于經濟糾紛,警方沒有立案。民警建議,客戶可以走司法程序維權。(津云新聞記者 王曾 爆料人 王女士)



            (此文不代表本網站觀點,僅代表作者言論,由此文引發的各種爭議,本網站聲明免責,也不承擔連帶責任。)

            (責任編輯:主編)
            文章人氣:
            (請您在發表言論時自覺遵守互聯網相關政策法律法規,文明上網,健康言論。)
            用戶名:
            驗證碼:
            • 村支書五毒俱全,逍遙
              記者追蹤 村支書五毒俱全,逍遙法外何時弭? ――湖南省株洲荷塘區掃黑除惡走了樣! ...
              村支書五毒俱全,逍遙法外何時弭?
            • 失地花甲老人萬念俱灰
              失地花甲老人萬念俱灰,流離失所十五載! --湖南省天元區執政理念太奇葩! 記者接到湖...
              失地花甲老人萬念俱灰,流離失所十五載!
            • 網事追蹤:誰在死保湖
              網事追蹤 誰在死保湖南云龍示范區的違法建筑? 記者手記: 昨天下午記者途徑湖南省株...
              網事追蹤:誰在死保湖南云龍示范區的違法建筑?
            • 任意毆打村民習非成是
              記者追蹤 任意毆打村民習非成是!如此村支書的保護傘究竟是誰? 1月13日中紀委會議強...
              任意毆打村民習非成是!如此村支書的保護傘究竟是誰?
            首頁 | 新聞資訊 | 財經股票 | 科技新聞 | 汽車資訊 | 娛樂八卦 | 體育新聞 | 房產樓市 | 旅游資訊 | 健康養生 | 明星時尚 | 主持人主 |
            湖北11选5预测